秘社

出轨良家

此良家35岁,158高,身体匀称,五官精致,外形可以打80分,更要害的是功夫好。别看他外表斯斯文文,妆扮的朴素、传统,脱了衣服后相当放的开,叫床声一浪高过一浪。兄弟是在一个交友网站上看到她的资料后,加她QQ的。当时兄弟没女朋友,又不怎幺招妓(怕不干净),找个良家作性伴侣一直是兄弟的梦想。
  看了她的资料后,心想一个35岁、女儿都已7岁的女人,还热衷交友,凭感觉有戏,便加了她的QQ。果不出所料,该女子丈夫长期在外做生意,一年中只有几天时间陪她,性饥渴的一塌糊涂。基本摸清了她的家庭情况和内心想法后,兄弟便循序渐进的把话题往性方面引导(方法狼友们多有叙述,就不重复了),然后又通了几次电话,终于消除了她的戒备心理,勾起她的欲望。
  那天,按照事先的约定,我到她所在的城市的一家宾馆开了个房间(我和她的城市之间相距两个小时车程),随后打电话给告诉她已经到宾馆了。
  不多久,她来到宾馆,一开门,兄弟心里忍不住一阵惊喜,眼前的这位少妇身材匀称、五官精致,尽管眼角已有些许鱼纹,却让她多了一股家庭主妇的味道,反而更添情趣。在此以前,由于双方并未看过相片,兄弟还一直忐忑不安怕遇上恐龙败兴而回呢。由于第一次见面,双方难免有些拘谨,两人对面坐床上聊了一会天,期间兄弟尝试着去握她的手,都被她婉言摆脱了,但脸上并没有露反感的意思。约半小时后,她说有点先走了,并说晚上再过来请我吃晚饭,此时是下午三点多钟。
  一顿饭吃下来,开了一些半真半假的黄色玩笑、交流了几回?z昧的眼神后,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拘谨感,变得熟络起来。走出饭店大门,外面下着大雨,尽管手里也有伞,兄弟还是钻到了她的伞下,右手顺热搂住了她的肩。她没有拒绝,说心理话,兄弟比她年轻,相貌、素质也不赖,和兄弟交往,她也不算吃亏。躲在伞下搂着她半个身子,当然要趁机捏捏腰,碰碰到乳房什幺的。
  每当兄弟这幺做,她只是象征的躲几下,这只是女人的羞涩感罢了,当时兄弟的第一感觉是:这女人今晚上定了。到了宾馆后,房门一关兄弟便从后面抱住她,双手伸到前面隔着衣服着揉她两个乳房,上下轻轻的揉,随后又向她求欢。
  她不拒绝兄弟的抚摩,却反抗脱她衣服,强迫也不行。于是把她抱在床上,亲吻、双手伸衣内抚摸双乳,挑逗她的性欲。
  半小时后,她终于说出了心里,这也是她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偷欢,由于宾馆离她家太近,所在的城市又是一个小县城,经常会碰到熟人,怕不安全。
  晚上9点多钟,她邀我到她家坐坐,哈!兄弟我当然求之不得,到她家,在别人的床上玩别人的老婆岂不是更爽。因为她丈夫长年在外,7岁的女人又一直住外婆家,她家其实也就她一个。几分钟后,到了她家,防盗门一关,兄弟便殷勤的帮她脱外套,顺手也脱了自已的外套,表面上是讨她的好,其实是醉翁之意不酒啦。她开了电视机,坐沙发里,其实两人都没心思看电视。
  兄弟的禄山爪继续伸进她衣服内大肆便宜,又用嘴巴细细“品尝”她的双峰。
  丈夫长年在外,她其实也是个饥渴的女人。没过多久,她就忍耐不住、红着脸羞涩的对兄弟说:“我想要你!”把她抱到平时和丈夫做爱的大床上后,兄弟锁好房门,几下便扯光了她身上的衣服,让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,又几下扯掉了自已的衣服,挺着高高翘起的鸡巴站在床前继续亲吻、抚摩、调情。这女的脱了衣服后,身材比穿着衣服还要好,两只乳房是半碗形的,腰细细的,身体很匀称,在柔和的灯光下,很一种美感,皮肤也好,摸着手感很不错。可能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的缘故,开始这女子比较羞涩,因此也算得上是真正的良家了。
  细细地欣赏和抚摩了眼前这具胴体,又用嘴巴在她身体各个部位“品尝”了一番后,兄弟我挺着鸡巴上马、冲刺。此时的她早已呻吟着下体湿成一片。兄弟我别的地方不怎幺争气,鸡巴却长的蛮争气,16公分长,挺粗且硬。插了几十下后,这女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响,身体也从最初的有些僵硬,变得柔软起来,并开始配合我的动作。插了约半小时,期间换了男上女下、女上男下、老汉推车、两人面对面坐着插等几种姿势。这女子叫床声越来越响、越来越紧,动作也越来越淫荡——在兄弟插逼的时候,还不时伸手摸摸兄弟下面的蛋,嘴里气喘吁吁地叫着:“插深一点,插深一点”。有时兄弟想停下来歇口气,这女子却双手紧紧地搂着兄弟屁股不放。
  和她在床上,感觉最刺激、最难忘的事是让她叫老公。调情时,这女的死活不肯叫,脱光衣服趴在她身上插后,还是不肯叫。直至插了好一阵子,她接近高潮满脸淫荡时,兄弟我再次让她叫老公,开始她还是不肯,兄弟便装出要把鸡巴从小逼里拨出来的样子,没想到,此时女子的双手紧紧搂着兄弟屁股,死活不让鸡巴离开,同时嘴巴“小老公、小老公”叫个不停,实在是爽!足足干了近一个小时(注:兄弟我不是吹牛,可能是在别人床上玩别人老婆比较兴奋的缘故,也有可能是这女子叫床叫得好,动作配合的好,反正兄弟是超常规发挥了),床单上都湿了一大片,这才鸣金收兵。两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休息、相互摩擦着一丝不挂的身体,尽情的享受那份余味。期间兄弟调笑着问:和她丈夫相比哪根鸡巴更历害?她回说,鸡巴是兄弟的历害,但她和丈夫配合的比较好,高潮反而更轻易一些。
  聊了一阵天,兄弟的大鸡巴再次勃起,又干了她一次,随着两人赤身裸体搂在床上睡过民,第二天凌晨又忍不住把她弄醒干了一次,一个字:爽!第二天早上起床,兄弟我浑身舒坦,看的出她也很满足,又是给兄弟买早餐,又是泡奶粉,成了十足的小妻子,哈哈!本来打算第二天就要回家的,但操她实在是太爽了,于是兄弟又在家住了一夜。好好的干了她一次,把她操的呻吟但第天晚上只和她做了两次,究竟身体消耗太大了。过了一个星期,兄弟又去操了她一次。不久后,她丈夫就回来了,丈夫走后她娘家又出了点世,便没有再去操她,预备过段时间再去。在别人床上,玩人家老婆,实在是刺激,这种滋味兄弟不完具盼望能多尝几次,哈哈……于是把她抱在床上,亲吻、双手伸衣内抚摸双乳,挑逗她的性欲。
  半小时后,她终于说出了心里,这也是她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偷欢,由于宾馆离她家太近,所在的城市又是一个小县城,经常会碰到熟人,怕不安全。
  晚上9点多钟,她邀我到她家坐坐,哈!兄弟我当然求之不得,到她家,在别人的床上玩别人的老婆岂不是更爽。因为她丈夫长年在外,7岁的女人又一直住外婆家,她家其实也就她一个。几分钟后,到了她家,防盗门一关,兄弟便殷勤的帮她脱外套,顺手也脱了自已的外套,表面上是讨她的好,其实是醉翁之意不酒啦。她开了电视机,坐沙发里,其实两人都没心思看电视。兄弟的禄山爪继续伸进她衣服内大肆便宜,又用嘴巴细细“品尝”她的双峰。丈夫长年在外,她其实也是个饥渴的女人。没过多久,她就忍耐不住、红着脸羞涩的对兄弟说:“我想要你!”
  把她抱到平时和丈夫做爱的大床上后,兄弟锁好房门,几下便扯光了她身上的衣服,让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,又几下扯掉了自已的衣服,挺着高高翘起的鸡巴站在床前继续亲吻、抚摩、调情。这女的脱了衣服后,身材比穿着衣服还要好,两只乳房是半碗形的,腰细细的,身体很匀称,在柔和的灯光下,很一种美感,皮肤也好,摸着手感很不错。可能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的缘故,开始这女子比较羞涩,因此也算得上是真正的良家了。细细地欣赏和抚摩了眼前这具胴体,又用嘴巴在她身体各个部位“品尝”了一番后,兄弟我挺着鸡巴上马、冲刺。此时的她早已呻吟着下体湿成一片。兄弟我别的地方不怎幺争气,鸡巴却长的蛮争气,16公分长,挺粗且硬。插了几十下后,这女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响,身体也从最初的有些僵硬,变得柔软起来,并开始配合我的动作。
  插了约半小时,期间换了男上女下、女上男下、老汉推车、两人面对面坐着插等几种姿势。这女子叫床声越来越响、越来越紧,动作也越来越淫荡——在兄弟插逼的时候,还不时伸手摸摸兄弟下面的蛋,嘴里气喘吁吁地叫着:“插深一点,插深一点”。有时兄弟想停下来歇口气,这女子却双手紧紧地搂着兄弟屁股24不放。和她在床上,感觉最刺激、最难忘的事是让她叫老公。
  调情时,这女的死活不肯叫,脱光衣服趴在她身上插后,还是不肯叫。直至插了好一阵子,她接近高潮满脸淫荡时,兄弟我再次让她叫老公,开始她还是不肯,兄弟便装出要把鸡巴从小逼里拨出来的样子,没想到,此时女子的双手紧紧搂着兄弟屁股,死活不让鸡巴离开,同时嘴巴“小老公、小老公”叫个不停,实在是爽!足足干了近一个小时(注:兄弟我不是吹牛,可能是在别人床上玩别人老婆比较兴奋的缘故,也有可能是这女子叫床叫得好,动作配合的好,反正兄弟是超常规发挥了),床单上都湿了一大片,这才鸣金收兵。两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休息、相互摩擦着一丝不挂的身体,尽情的享受那份余味。
  期间兄弟调笑着问:和她丈夫相比哪根鸡巴更历害?她回说,鸡巴是兄弟的历害,但她和丈夫配合的比较好,高潮反而更轻易一些。聊了一阵天,兄弟的大鸡巴再次勃起,又干了她一次,随着两人赤身裸体搂在床上睡过民,第二天凌晨又忍不住把她弄醒干了一次,一个字:爽!第二天早上起床,兄弟我浑身舒坦,看的出她也很满足,又是给兄弟买早餐,又是泡奶粉,成了十足的小妻子,哈哈!
  本来打算第二天就要回家的,但操她实在是太爽了,于是兄弟又在家住了一夜。
  好好的干了她一次,把她操的呻吟但第天晚上只和她做了两次,究竟身体消耗太大了。过了一个星期,兄弟又去操了她一次。不久后,她丈夫就回来了,丈夫走后她娘家又出了点世,便没有再去操她,预备过段时间再去。在别人床上,玩人家老婆,实在是刺激,这种滋味兄弟不完具盼望能多尝几次,哈哈
【完】

猜您喜欢